深渊医院

今天是沈清第一天上班,他早早地来到了这所名为“泛太平洋心理研究所”的医院,这个名字叫起来很绕口,人们更愿意称它为“深渊医院”。

当今科技发展迅猛,医疗行业更是飞速发展,只要及时施救,已经没有什么手段能让人类意外死亡。正当人们欢呼雀跃之时,大面积的心理疾病爆发,他们就像一场瘟疫一般,肆虐着全球。据统计全世界约有1/5的人都患有心理疾病,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深渊医院”诞生了。“深渊医院”的治疗手段十分奇特,医生将自己的大脑与病人的大脑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,通过传输让医生的意识进入到了患者的意识中,直接在病者的意识中将他治愈。

沈清站在后院里,看着职工楼,这幢建筑不大,与气派正门相比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。不知为何心里却产生出了一种恐惧感,他徘徊了数步,终于向入口走去。通过人脸扫描,沈清顺利的进入了办公楼。一踏入办公楼却是漆黑一片,沈清心中发奇,现代的照明系统皆是智能感应,亮度都是自动调节的,绝不可能出现人进入室内却漆黑一片的情况。除非,它故障了。

沈清在原地待了几秒,便打算转身出门,他慢慢的向后退去,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。沈清愣在了原地,他惊恐的转过身去,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一些,但这只是徒劳。沈清将手努力向前伸着,想要探探情况,他慢慢的将手伸向前方,却什么都没摸到。沈清向前挪了半步,身体向前倾斜着,手掌再次向前摸索着,依然是空荡荡的。沈清心中一紧,自己踏入大门绝不超过三步,怎么会退了五步后还摸不到门?沈清叹了一口气,叹了好一会儿他才发觉有些不对,刚才居然什么声音都没有!沈清低声说了句“喂”,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。沈清一手摸着喉咙,然后运足气力,大喊了一声。沈清清楚的感到了喉咙间传来的触动,但他却什么声音都没听到。沈清呆在了原地,若说刚才只是黑暗包裹了他,那么现在黑暗已经完全侵蚀了他。

沈清大步向入口处走去,步子一步大过一步,他已记不清自己走了多少步,到最后他已经开始奔跑。沈清发了疯似向前跑去,黑暗已经令他丧失了方向感,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往哪个方向跑。在这里沈清听不到任何声音,他甚至不能用回荡声来判断这里的空间有多大,如果不是双脚踏地的震荡感与突然加速导致的喘息,沈清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在跑步。他边跑边呐喊着,沈清清楚的感到了喉咙传来的痛感,却听不到一丝声音。也不知跑了多久,双腿已经开始发颤,沈清再也支持不住,瘫坐在了地上。坐在地上的沈清反而冷静了下来,腿软说明我还活着!沈清安心不少,他开始琢磨刚才所发生的一切。由于眼不能视物,耳不能辨声,自己已经丧失了时间感,根本不能确定自己跑了多久。时间感虽然已经丧失,但双腿的酸麻无力却是千真万确的,沈清平时虽不爱锻炼,但跑个一公里还是没问题的,能让双腿感到酸软无力,这距离少说也有一公里,就算沈清跑的不是直线,至少也有五百米,可这幢建筑绝不可能有五百米。沈清跑了这么久都没来到边缘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他在原地打转。

沈清冷笑了一声,张口说了几个字,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说的对不对,因为他根本听不到声音。

就在这时,房间内忽然亮了起来,那是一种很昏暗的暖光源,很明显这是怕伤害屋内人的眼睛特意设置的。沈清适应了一下屋内亮度,他缓缓向四周看去,原来自己身处一个不大容器之中,脚下的地板是经过精心设计的,无论自己向何处移动,都无法离开这个容器,只会在原地打转。面前出现了一道门,门缓缓打开,露出一个人影,沈清缓缓站起身来,来人朝他点点头说:“恭喜你,沈清,你已正式成为‘泛太平洋心理研究所’的成员。”

沈清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她很年轻,身材也很好,沈清心中的怒火消了一半,冷声回答:“如果没通过这项测试呢?”

女孩笑了,说:“你都通过了,又何必问这个,跟我来吧。”说完,也不管沈清,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,沈清也只好跟上。

沈清随意打量着室内的情况与他估计的一样,这幢建筑很小样式也颇为老,像是上个世纪的建筑。清脆与沉闷的脚步声在楼道内回荡,这令沈清又感到不安,他干笑着说:“与大门相比起来,后院怎么这么破败?”

女孩也不回头,“大门是修给病人看的。”

沈清以为她后面还有一句话,等了半天也未见她继续说下去,便开口问:“那后院呢。”

女孩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没有后院。”

沈清不明所以,正准备发问,却见她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,她将手按在了门边的屏幕上,随后对沈清说:“到了,你进去吧。”

沈清见她没有要进去的意思,有些生疑,但还是向门内走去,门内很暗,什么也看不清,方才发生的那一幕仍让他心有余悸。沈清狠下心踏入了门内,当他的两只脚全踏入门内时,他已经到了一间办公室内。

“欢迎你,沈清。”

说话的人叫姚永心,是变态心理学的专家,在国际上也相当有名。沈清朝他笑了笑,说:“姚老师,幸会幸会。”

姚永心朝他微笑着点头,“坐。”

沈清才坐定,姚永心就开口了,“来到我们这里的病人症状都非常严重,所以我们只收非常优秀的心理医生。”

“可我才刚毕业不久。”

姚永心摇摇头,“我院的治疗方法与普通医院不同,不拘泥于所谓经验,心志坚定才是第一要义。”

沈清若有所思,点点头:“就像刚才那样?”

“不错。”

沈清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身边却传来了一个提示音,随后响起了AI的声音:“C区207室寻求您的帮助。”

姚永心站起身来,“看来没有时间与你聊天了,你跟我来吧。”姚永心当先踏入了门内,沈清唯恐没跟上,赶紧也踏入了门中。

沈清与姚永心来到了一个治疗室,其他人看到姚永心纷纷起身,他点点头算是回应。姚永心来到一名中年女性面前,“情况如何?”

中年女性面色有些苍白,双手都在颤抖,看上去非常疲惫,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,“我无法完成。”

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躺在病床之上,一道玻璃墙将他与外界隔开。姚永心点击了一下玻璃墙,墙上便出现了病人的信息,沈清也凑上前去。这是一名有严重自残行为的病人,从小生活在一个充满冷暴力的家庭中,从十三岁时便开始有自残行为。

“我来吧。”说着姚永心打开玻璃门,正当他准备进去时,他回过头来对中年女性说道:“飞灵,你来替我监测。”

飞灵点点头,来到计算机面前,沈清也好奇的向计算机走去,飞灵看了沈清一眼,“你是今天新来的吧?”

“我叫沈清。”

“我叫赵飞灵。”说罢,赵飞灵收拾好心神紧紧地盯住屏幕,姚永心才一躺上床,各种身体指标皆已出现。随后赵飞灵说:“如若准备好,请指示。”

随后姚永心的声音从计算机传来,“请开始。”赵飞灵按下了连通按钮,连通开始了。沈清看了看病人与姚永心的各种指标,皆为正常值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病人的大脑突然变得极为活跃,随后姚永心的大脑也开始活跃起来,正逐渐接近安全值。所有的人都开始紧张起来,沈清屏住了呼吸,紧紧盯住了计算机的屏幕。

“滴——”警报声响起,安全值被突破了!

沈清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姚永心,只见他仍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,仿佛只是睡去罢了。沈清抬头看了看时钟,已经过去了一分钟,若是两分钟之后姚永心大脑的活跃值依然超出安全值,就必须强行中断治疗,否则姚永心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

还剩下十秒了!

赵飞灵的手指已经放在了切断键上,随时准备强行终止治疗。

九!

八!

七!

六!

五!

四!

沈清已经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,赵飞灵已经忍耐不住,准备按下按钮时,姚永心大脑的活跃值突然降到了安全值以下。赵飞灵长舒了一口气,松开了按钮。此后,他的大脑一直在安全值以下起伏,再也没有超过安全值。

半小时后姚永心慢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,他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,沈清看得出他很疲惫。赵飞灵迎了上去,“您没事吧。”

姚永心摇了摇头,“情况良好。”随后病人也走出玻璃门,朝姚永心笑了笑,说:“多谢了。”

姚永心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回去后好好生活。”那人点点头,在护士的带领下,离开了治疗室。

姚永心耸了耸肩,对沈清说:“跟我来吧。”

沈清跟着姚永心来到一间大办公室,他指着一张办公桌说: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办公桌了。”说罢,姚永心便转身离开了。

沈清打量着四周,许多桌子都是空的,看样子大家都去忙了,只有少量医生在办公室内,大多都在打盹儿。沈清才一坐下,桌上的屏幕就亮了起来,沈清心中一下紧张了起来,这么快就有病人了。硕大的提示字体让沈清没有思考的余地,治疗室的编号塞满了他的大脑,此刻他只得快步走向传送门。

沈清来到了治疗室,里面只有一个护士在等待着他,病人已经在床上躺好,沈清看了一下病人的信息——又是一个自残者。不过这个病人的病情较之刚才的病人要轻得多,不过能来到“深渊医院”的病人全都是病的不轻的。

沈清走进了玻璃门,躺上了床,在得到他的示意后,护士按下了连通键。

 

治疗很顺利,沈清在这位病人的大脑中并未收到过多的阻拦,沈清很容易的就将他拉出了深渊,连通结束后他就痊愈了。他很有礼貌的向二人道了别,并自己一人离开了“深渊”。

病人一个接一个,沈清甚至连在医院闲逛的时间都没有,不停的往返与办公室、治疗室,有时候甚至都来不及回办公室休息片刻,下一个治疗通知已经跳到了面前。一直忙到晚上,AI才提示他今日已无病人。沈清松了口气,来到了办公室,他查了一下今天的收入。钱已经汇入了自己名下,收入的确不菲,沈清笑了笑,顿时觉得没那么累了。

 

翌日,沈清一早来到办公室,本想趁时间尚早逛一逛这里,没想到他方一坐下便接到了治疗通知,沈清别无他法只得赶到治疗室。

治疗室内等待他的不是护士,而是另一名医生,沈清以为是传送门出了故障,他刚想转身看身后电子屏确认一下,那名医生就叫住了他:“你没走错,是这里。”

沈清回过头去看他,他大概三十出头,很瘦,给人一种很干练的感觉。

“我叫叶秋,此次治疗由我来做你的搭档。”叶秋微笑着伸出手来。

沈清虽然有些怀疑,但仍然将手伸了出去与他握住:“有劳了。”不由分说,叶秋已经坐到了计算机面前,沈清心中虽有疑惑却无可奈何,只得进入了玻璃门。

连接成功,与昨日一样,沈清进入了病人的大脑。这是一个漆黑的世界,没有任何光源,但沈清并不害怕,因为再过一会儿就会出现光怪陆离的世界,不同的病人会有不同的精神世界,经过昨日的治疗,沈清已经见识过好几种不同的世界。等了一会儿,仍是一片漆黑,沈清有些奇怪,但他没有害怕,他站在原地耐心的等。时间过去了很久,依旧漆黑。沈清有些焦躁,他开始奔跑,他才一抬腿他就发觉有些不对,居然听不到任何声音!

这与昨天入职时的情形太像了,沈清不免有些慌乱,他开始发足狂奔,跑了约莫一分钟,沈清便停了下来。他呆呆地站在原地,脑门上留下了豆大的汗,沈清怀疑自己根本就没有通过测试!自己仍在那个“入职测试”中,从来都没有出来过!

想到这里沈清心中有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,他连吸了几口气,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。沈清尝试着说了几句话,果然是听不到任何声音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仍是没有一丝光源。与昨天的情况完全一致,或者说,与之前的情况完全一致。沈清觉得自己太低估“深渊医院 ”的测试了,过了这么久自己仍然在深渊中,自己仍然在测试中。又或许,并没有过很久,只是自己以为过了很久罢了。

现在的情况与刚进门的情况是一样的吗,沈清在极力回想着不同之处,但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有什么不同。沈清只是隐隐感觉有些不同,但是哪里不同他却说不上来。正当这时,一股力量将自己拉着向前,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沈清根本反应不及就被拉住向前。

大概是医院的人觉得自己并不能通过测试,所以想要将自己拉出来吧。沈清心中有些沮丧,但他并不是那么伤心,只要能离开这里就是好的。沈清再也不想跑到腿酸无力了,想到这里沈清愣了一下,腿酸?这次跑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为何自己的腿没有感到一丝酸痛。沈清伸手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有感觉,但是完全不疼!沈清似乎明白了什么,自己的确是通过了测试,现在也确实是在治疗中,因为在“深渊”中是没有痛感的。那么现在拉住自己人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,而是病人!更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,这人似乎不是在奔跑,而是在跳,犹如僵尸一般双脚并跳。

沈清暗叫糟糕,自己差点就着了道,如果被他一直拉着往“深渊”中心跑,那么自己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。沈清吓的出了一身冷汗,他赶忙止住了去势,用力拉扯病人想让他停下。但病人的力气大的出奇,沈清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没能使他停下来。

在真实世界里想要让一个人停止跳跃,就只能拉住他,但这里是虚幻,是“深渊”。沈清摸索着向病人的胳臂上抓去,一直向上,直到抓住了他的脖子。沈清心想,就是这里了。沈清奋力跳起,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,那人终于停了下来,但沈清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逃出“深渊”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死病人的心魔,而“深渊”中的病人就是心魔。

沈清还是第一次用双手结束心魔的性命,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。昨天曾用过手枪、匕首、电锯,但这个病人的“深渊”中什么都没有,只好掐死他了。

也不知掐了多久,病人终于不再反抗,沈清停了下来,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。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真累啊,连胳膊都酸了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Z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