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球表面

 林安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,医生告诉林安,他现在已无亲人在世,社区已经替他安排了住宿以及工作。林安来到了住处,这是个很小的建筑,大厅内只有一个面相清秀的大男生,桌上有他的姓名职位。郭小帆,××区××号住宅管理员。郭小帆正在用桌子上网,林安根据桌子上的标记,将食指放在了窗口上,桌子上的屏幕立即显示了林安资料。郭小帆不耐的抬头,“林安是吧?”

林安点了点头,郭小帆低下头看林安的个人资料,嘀咕着:“又是一个老古董。”他直接关掉了资料,指了指一旁的通道,“边上有一个窗口,把手放上去就行了。”

林安看了看手,“哪只手?”...

2017-12-03

深渊医院

今天是沈清第一天上班,他早早地来到了这所名为“泛太平洋心理研究所”的医院,这个名字叫起来很绕口,人们更愿意称它为“深渊医院”。

当今科技发展迅猛,医疗行业更是飞速发展,只要及时施救,已经没有什么手段能让人类意外死亡。正当人们欢呼雀跃之时,大面积的心理疾病爆发,他们就像一场瘟疫一般,肆虐着全球。据统计全世界约有1/5的人都患有心理疾病,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深渊医院”诞生了。“深渊医院”的治疗手段十分奇特,医生将自己的大脑与病人的大脑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,通过传输让医生的意识进入到了患者的意识中,直接在病者的意识中将他治愈。

沈清站在后院里,看着职工楼,这幢建筑不大,与气派正门相比简直可以用寒...

2017-10-08

电梯里的香水味儿

今天运气很好,同事开车送我回家,到小区的时候天色还很早。但不知为何,我感到很疲倦。这世上令人烦但又无可奈何的事情便是等电梯了吧,我等了许久它才下到一层。电梯里没有人,我踏进电梯,按下了三十一层。

当电梯上到十层左右时我闻到了一股香水味,味道很淡但很好闻,这是老婆常用的一款香水。她今天竟回的这样早?这时,电梯已到达了三十一层,我走出电梯来到家门口。拿出钥匙插入锁孔,只听得咔咔两声,门被打开了。一进门我便听到厨房的抽油烟机轰轰作响,我换上拖鞋,将包放在沙发上,回到卧室里的卫生间里洗了个澡。

我喜欢洗澡,因为它能将身上的味道都洗掉。我洗了很久,洗完后在镜子前穿衣,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比以往消瘦了不少...

2017-10-06

一家亲

那是一个不太炎热的傍晚,我乘车从学校回家。快到家时,我看到巷子口站了许多邻居,像是在看公告,往日里他们会与我打招呼,今天却没有人注意到我。我背着一些脏衣服还有我的笔记本,快速的从他们身后穿过,只想快些回家休息。

我家住在三楼,我不太喜欢顶层,因为夏天会很热。虽然是初夏,但屋顶已经被太阳炙烤了半日,回到家中便感到了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闷热。妈妈见我回来,便打开了空调,我站在空调前享受着凉风。平日里在学校每晚都要断网,所以睡得比较早,回到家中便没人管我多晚睡觉了。那天我打游戏打到凌晨,正准备睡觉时,却突然听到了争吵声。那争吵声也不算很大,似是从楼下传来上来的。没办法,私房就是这样,隔音效果很差。我...

2017-09-17
1 / 5

© Z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